天津OG电子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首頁 | 聯係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產品目錄
聯係方式

聯係人:業務部
電話:022-22384952
郵箱:service@tasteinparis.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石材產業從點式競爭到鏈式競爭 產業鏈整合起步

編輯:天津OG电子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石材產業從點式競爭到鏈式競爭 產業鏈整合起步
第十二屆廈門國際石材展特別報道

隨著中國石材工業日益繁盛,石材以其不可替代的優勢,與水泥、鋼鐵、陶瓷等建築材料同等重要,並憑借自身的優勢躋身國際市場。到2011年,中國石材消耗總量,已經7年位居世界首位,成為全球石材消費最大的國家。近十年來,石材平均每年的用量增長率均大於9%,而且石材用量逐年遞增的勢頭不減。目前石材在全國隻有4億多平方米的銷量,瓷磚銷量則有80億平方米左右;但2010年全國規模以上(銷售收入500萬元以上)石材企業銷售收入達到2070億元,而同年陶瓷行業的銷售額僅超過3000億。

中國石材行業不斷創新展會形式,擴大“石博會”的國際影響力,另外也繼續組織企業參加境內外大型展覽會、博覽會,加大推介力度,“借船出海”,提高石材的知名度和在國內外市場上的份額。3月6日至9日,第十二屆中國廈門國際石材展在廈門國際會展中心舉行。作為亞洲規模第一的展會,本屆石材展展覽麵積達115000平方米,境內外共140多個國家的客商前來參展。中國已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石材生產、消費和貿易的領頭羊。

當前石材產業的企業競爭、產品競爭日趨激烈,提高產能、增強產品附加值、提高產品利潤率、增強企業競爭力就成為整個石材業急需解決的問題,但是更深層次的問題是把握所有環節的重要性,“產業鏈整合”的理念及呼籲在行業裏順勢提出。

當務之急

中國石材業是一個年輕的行業,嚴格意義上的現代石材工業僅有二三十年的發展曆史,也正是因為抓住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機遇,中國石材業才在短期內獲得了迅猛的發展。因為行業處於初級階段,行業裏很少有人會想到深層次問題。但對於行業即將麵臨的瓶頸卻也有行業人士看得很清楚。

“估計五年至十年後,必須是整個產業鏈各個環節都能掌握的綜合型石材企業才能繼續生存和發展。”福建南安市華潤石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黃慶達曾這樣表示。

在廈門石材展上,很多石材企業相關人士認為:石材業要發展得好,從企業的角度看,做整條“產業鏈”,是關鍵因素。

萬石集團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朝明指出,中國石材行業依然存在著致命的問題:石材行業被切割成石礦—開采—加工—施工安裝等多個環節,絕大多數公司隻參與其中一個環節,很少有公司以全局化的眼光來審視整個行業的現狀和未來,從而造成了企業數量多、分布廣、規模小的行業格局,整個行業缺乏抵禦市場風浪和參與國際競爭的能力。

在目前幾乎整個石材行業都為單一型企業,做單一模式,隻能做整個產業鏈中的一環。在行業發展前期,大家都有錢賺的時候很多人難免看不到潛伏的危機,可是當過了暴利時期,競爭也就越來越劇烈,潛在的危機就難免爆發了,這時候還隻是做一個環節,就不免多方受製,生存困難。而眾所周知,石材行業已經過了暴利時期,如何更好地謀求生存,已是擺在眼前的當務之急。

實現全產業鏈覆蓋,企業的持續發展才有保證,現在要做石材,不做整條產業鏈不行。據了解,如今石材業競爭非常激烈,如果單純地專注於產業鏈的某個環節,很難把企業做大做強,要想成功,就必須在上遊擁有自主的礦山資源,在生產環節擁有先進的加工設備和優質的產品,在銷售環節擁有穩定的客戶資源。

何為石材產業鏈?

我國石材工業更多的是以純工廠加工、純貿易、純礦山開采等形式存在,隻有少數幾家大型石材企業采用了集礦山開采、生產加工、銷售一條龍的經營模式,但這些都僅限於少數石材企業的“孤軍奮戰”,還不能構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

石材產業鏈的範圍尤其廣,涉及到礦山開采、石材初加工、石材深加工、石材加工廢棄物的再利用、石材的銷售、石材加工輔料的生產與銷售、石材防護材料的生產與銷售、石材安裝配套產品的生產與銷售、石材開采及生產設備的研製與銷售、石材工程裝修的設計與施工、石材工程的後期維護與管理以及物流運輸等。因此我國應實現整合生產、整合營銷、整合資源、整合經營,加速工業化、產業化、產業鏈的形成,促進石材工業的壯大與完善。

目前,作為重要的石材產業集群南安水頭,是整個行業勉強能夠組成一條完整產業鏈的地方。每個企業基本深耕產業鏈中的礦山資源、原料進口、加工生產、終端銷售等環節。當然,目前國內也有屈指可數的石材企業已經完整地把整個產業鏈都銜接起來,如環球、高時、康利、溪石等,他們基本都是先做工程,再做工廠,最後慢慢涉足礦山資源。

對於石材企業來說,完成產業鏈的覆蓋後,最後決定因素往往還是市場本身的變化。而早年以加工出口為主的生產模式,也已開始悄然變化。從長期看,國外市場成熟度高,需求已較穩定,而國內市場的需求卻正在持續快速地增長,消費者對石材的認識也在提高,未來國內的市場會超過國外。石材企業未來的機會,主要還將在國內市場上。因此,中國應實現整合生產、整合營銷、整合資源、整合經營,加速工業化、產業化、產業鏈的形成,促進石材工業的壯大與完善,也將是石材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

“一站式”商業模式

清醒認識到這點的陳朝明,就在行業缺陷中建立了自己的商業模式。他敏銳地發現,整合石材行業的產業鏈條,就是整合我國石材資源的一種好形式。“首先是這幾年石材工業開始進入大規模的兼並整合、結構升級階段,石材市場和行業受集團貿易控製的程度越來越高;其次,企業的集團化有利於增強規模經濟的優勢,可以更廣泛地利用經濟資源和市場空間,走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據了解,在成立萬石集團之初,陳朝明就將其設計成為一個貫穿石材礦石開采、加工、異形雕刻、幕牆裝飾設計與施工、進出口、物流整個產業鏈,專業化、跨地域的大型企業集團,將石材產業打造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並致力為國內高端地產客戶,如綠城、萬科、中海、華潤、複地等開發商提供一站式的石材工程解決方案。

在這個完整的產業鏈下,各個環節明確分工,高度專業化。這種具有“一站式”性質的商業模式,有利於與客戶形成一種“捆綁式合作”,為客戶大幅降低成本。

中輕石材的定位是專業化石材供應鏈綜合服務商

從2004年開始拓展石材業務以來,中輕石材得到迅猛發展。目前,中輕石材提出以物流為基礎的資源開發及經營思路,集物流交易、銷售展示、生產加工、設計創新、科技研發及廢料再利用於一體,逐步整合和延展石材貿易鏈條,致力為石材供應鏈綜合服務商的先驅者和領跑者。中輕石材也在極力塑造一種新的商業模式。

產業鏈擴張方式

產業鏈的整合同樣受到政府的重視。作為國內最大的石材集散基地,福建南安有1000多家石材企業,但良莠不齊,一些小企業低價競爭、破壞環境的行為,對整個產業的良性發展極為不利,行業整合勢在必行。為此,日前南安市出台《關於打造國際石材之都的若幹意見(試行)》,提出組建石材大集團,力爭到2015年,組建10家集采礦、研發、加工、貿易、裝飾、展示為一體的大集團。具體體現在培育石材總部企業、引導石材企業改製上市、引導石材企業兼並重組和支持石材企業設立營銷中心。引導成立大集團,將有助於石材產業在整合產業鏈上邁出一大步。

據了解,目前,由於不同知名石材企業的狀況、戰略定位或轉型指導思想的差異,他們在產業鏈上整合大約有三種模式:

第一,產業鏈縱向擴張,向礦山開采、荒料貿易等上遊進軍,或向裝飾工程等下遊發展。如康利、環球、溪石等紛紛在海內外收購礦山,高時投資的水頭國際荒料物流園,更是將海關、銀行等配套服務融為一體。而山東萊州一帶的加工企業,大多自有裝飾建築公司。

第二,產業鏈橫向擴張,水頭的東升(與新鵬飛合資)、英良、溪石等開始投資人造石生產線,不少大板加工企業開始提供規格板產品;新東源則是將規格板轉化為標準產品,開始流水線加工、品牌化經營和連鎖式銷售。

第三,相關產業多元化擴張。東星、東升等涉足房地產開發,康利開始圈地,明超經營酒店,萬隆投資陶瓷行業,諸如此類。

在日益複雜的競爭格局之下,全球產業的發展趨勢已經由原來單純企業與企業之間的點式競爭轉化為產業鏈與產業鏈、價值鏈與價值鏈的鏈條式乃至網絡式的競爭。要在未來慘烈的競爭格局中拔得頭籌,一些具有敏銳觸覺的企業已經把焦點放在了優化產業價值鏈上,對產業鏈、價值鏈進行“組裝”整合,以各種模式實現企業“基業長青”之訴求。

記者手記:

近年來,經濟學家郎鹹平致力傳播他的“產業鏈競爭”觀念。今天的國際競爭已經不是企業的競爭,已經不是產品的競爭,而是進入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一個全新的產業鏈的戰爭市場。任何行業的產業鏈,除了加工製造,還有六大環節:產品設計、原料采購、物流運輸、訂單處理、批發經營、終端零售。而這六大環節就是整條產業鏈裏麵最有價值能夠創造出最多盈餘的一環。郎鹹平指出,在現在的全球競爭格局下,這些環節中最關鍵最賺錢的環節,幾乎都不是我們中國企業所控製的;少數中國企業意識到了,繼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可悲的是,大多數中國企業和中國企業家還沒有覺醒。

在西班牙,記者見識了一個強大的陶瓷產業鏈所具有的高效整合、快速反映市場需求的能量。處在產品設計、原料采購、倉儲運輸、訂單處理、批發經營、終端零售製造產業鏈上的企業,能往陶瓷行業上下遊縱向延伸,實現上下遊資源平衡配置,讓創新與品牌貫穿始終,這不但有利於強化產業鏈中的薄弱環節,而且可以實現企業業務互補,提升行業整體水平和競爭力。目前,石材產業在整合產業鏈方麵,大有後來居上之勢,這固然與產業形態有莫大幹係,但同時也離不開企業及企業家的追求。從廈門石材展可以探到,隻有將產業鏈整體提升,才能縱向整合市場資源,企業才能做到對自身資源的最優配置。

上一條:鞍鋼首鋼降價 鋼材市場跌勢再加劇 下一條:從圈地到價格戰 中建材海螺央地之爭是喜是憂